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Day 0-129 我不想跟朋友約了

這禮拜我給自己一個目標,從禮拜日跟d成員會面開始,接著今天跟高中老友見面,明天回到台中,我約了另一個高中同學,最後,我在禮拜四也約了大學同學出去玩。我的目的有兩個:改變、寬恕。

今天跟高中好友見面,這是頗酷的一件事,因為我預設我們從沒有單獨兩個人一起逛街,就我記得以來,而這將會與我平常跟他相處有差異的。而我一直以來對於他我就有這樣的恐懼--就因為我們很熟,所以我更擔憂我們會因為單獨獨處而發現現實並不是我們一直以來所想的那樣,然後我們便開始尷尬、漸行漸遠等等。

在面對他的時候,我看見我恐懼著:我真的詞窮了、我感到緊張而且失措的。我恐懼我在他面前“也會這樣”,那麼“我就沒有依靠”了,我就沒有可以真正毫無恐懼的對象了。

在這裡我發現我把她定義成“至少不會讓我有尷尬無言”的對象,而這是一直能夠彌補我對自己的貶抑的。在單獨面對他時,這種恐懼再次出現,因為我“強烈的”不相信我能夠“獨當一面的”去取悅一個人,去跟一個人達成對等的關係。在這其中我沒有了解到,我抗拒改變自己朝向對等的方向嘗試,因為我已經預想並接受那將會讓我失去朋友的支持,和對我的喜愛。即是我已經接受和相信我會因為取悅我的朋友而讓我們的關係穩固,反之如果我沒有,那麼他很快就會討厭我;亦即我在選擇取悅他們的同時,我也認定他們將是喜歡我基於我取悅他的的。

在這裡我也看見我預想/定義我的表達是“渴望解放”的,“渴望有一程度放肆的自由”的,因此我經驗了一些“跌落”,這使我“不得不”把我渴望表達的真實的自我--實則上是我的情緒壓抑,編列為不受歡迎的選擇--但他仍然在我裡面壓抑。我依然接受和信任這個壓抑的能量就是真正的我,因此我認為我是無辜的,因為真正的我因為這個社會所以不得不被壓抑的--責任都不會在我身上。

而在這裡同時可以看見我不想改變自己的事實,儘管我需要繼續恐懼我無法取悅對方,我也不敢冒著被對方厭棄的風險去展露我的立場/表達。

後天與大學同學的約,在今天時我出現很急迫/強的後悔的感覺,當我看到賴群組上面同學討論到要搭客運去北港一日遊,我聯想到我這幾天四處奔波,而聯想到我在交通費上將會花很多錢,而我頓時感到煩惱--這超出我的預算。在這裡,我開始責怪、抱怨、拿“超出我的預算”與“和這幾個大學同學出去”的價值作比較。當然第一時間,我馬上就認定:和這些假掰的正能量同學出門能做什麼?總之就是浪費錢浪費錢浪費錢!然而我聯想到我“已經答應了”、“我要怎麼拒絕?”、“我拒絕那他們就會批評我啊”、“答應了又反悔,這在之前電視上成功人士說的相反啊!”、“我這是在逃避他們吧?”、“我要基於不想面對他們而放棄我自己給自己的目標嗎?”等。

-6/21-續
今天終於要赴約了,因為昨天我跟老朋友出遊,所以我給自己一個理由不去:面對、參與與大學同學的約的行程討論。並不是抗拒跟他們見面,也不是擔心我會做不來,在裡面格格不入,我的心態變成是我膨脹的自信去相信我可以處理好這個場面--透過我反覆的看我在群組裡的對話,而我產生像是:“嗯,我這樣說話真的很得體”、“像是三十幾歲的人會說的話”、“很夠正能量”、“足以好好應付他們”、“我會在裡面如魚得水的”的念頭,因此我認為我“已經超越了我的準備”,我大大的足以應付這些人、這些對話,給他們他們想要的體驗--在這裡可以看到我把自己放置在高於他們的位置,所以我“就不必害怕”會“在他們裡面較弱”的。所以我也不用在準備行程裡表現積極了,因為我可以兩手一攤,然後旅程上繼續用我的自信去征服大家對我的觀感。(在這裡我是針對一個我認為一個很積極安排行程的成員,基於他之前與我們的關係,所以我比較我和他的差異後去揣測他的動機,而做了:我不用像他一樣討好大家 的結論)

我產生一個問題:那麼我以這樣的心態赴約,我今天將體驗的是什麼?體驗今天如何活出優越感嗎?想要今天將會在我掌握之中嗎?那麼我赴約的目的是這樣嗎?我的目的是什麼?

我的出發點是我想要改變,讓我自己做那些之前會找各種理由迴避的事:跟人互動、跟人約會、主動認識別人、跟人來往經營關係,我“想像”的未來是:我真實的貼近別人等如我自己,我誠實的在每一刻真誠的愛惜身邊的人,連同我自己;並且我真實的接受和成為與其他人士同等一體。

所以我必須時常以我的出發點檢視我自己。在這裡我看見我上面敘述的,我膨脹的自信,它是來自把我自己在我心中變成是高尚、高等的,其中包含我接受和容許我可以怎麼”壓榨“別人(前面提到的積極的同學),利用對方得到享受,而且興奮於我將會因為我用我的手段--利用不是平等如一的欺騙去取悅每一個人,而得到那位同學想要的東西。(當然同學想要討好大家這是我自己的投射,我配置我自己等如他的處境,而我看見肯定的(我)他會選擇這麼做)
因此在這裡我就不是物質性的,甚至我也不是在移動的,我接受心智給予我力量去活,需要虛構的自信產生勇氣去欺騙、取悅別人。顯然對我等如心智,誠實面對別人是需要實踐(改變)的,然而我還沒有改變,所以這是困難的。

然而“困難”在這裡聽起來像是我仍在逃避/拖延這個結論所要面對的“改變”。

因此在這裡我即刻要做的是承諾自己,在今天出遊時,保持呼吸回到物質體驗,加上呼吸使我走過因擔憂、不安所起的新既,如果今天出現當我落單的狀況(因為我一直以來最害怕這件事情的發生,他從我小時候影響到現在),我利用這個機會處理我的情緒和念頭,練習在這個情況下我基於什麼理由而要求自己寬恕並走過這些情緒(比如擔心自己無法再振作、今天無法有心情再繼續“強顏歡笑”的恐懼,所以想要趕快幫幫自己回到“最社交”的性格狀態),並且在我進入沈浸在情緒和尷尬裡時,承諾我自己呼吸,提醒我自己在這裡,在物質的呼吸中釋放暗聊和情緒。

謝謝
下一篇要寬恕我與金錢的關係(金錢與人際關係的價值在我心中的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