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Day 0-126 我聽從我的聲音做事

自從我在前年的某一刻告訴我自己一個概念:我的直覺不是永遠是對的。這開啟了我更加開放的接受、等待外在的事件,近似開始聽天由命以及順其自然,以及不再以自負的角度繼續催眠自己,而是開始與我的直覺建立了“要不要採信”的疏離的對立關係。

也因此,我以“帶著我的心智四處求醫”的姿態去認識外面的世界,以求我不會再繼續表現得像是盲目相信自己的直覺。我已經與我的心智更加分離。而我並不是頻繁地對我的心智產生定義和批判,我只是一味的信仰一個新的念頭:我的念頭不一定是對的。而去約束我自己,對自已採信自己思想的行為感到懷疑。

其實我的出發點,就是我開始受夠了,不再忍受我此刻的生活,並產生了一個概念,相信在那一刻對自己深信不疑的我,將是導致我自欺欺人活出此刻的狼狽與不堪的原因,我到目前為止一切的苦難,都來自我的剛愎自用,來自我深信不疑的,那來自我最直覺的聲音,那代表著我的人格,我的個性,我的原則的東西。

所以我後來輾轉經過學校哲學課認識了催眠、靈學、前世今生,進而在我如此著迷的深掘,我在網路上再次看見desteni。有一個有趣的點是,我在2015年就接觸過desteni,並且還註冊了論壇的會員,但是基於我拖延不想改變以及恐懼影響我現在生活的心理,我發了自介後就持續用影片麻痺自己,欺騙我自己:我在走在對的道路上。然後我就像無意識的就淡忘、自從我在前年的某一刻告訴我自己一個概念:我的直覺不是永遠是對的。這開啟了我更加開放的接受、等待外在的事件,近似開始聽天由命以及順其自然,以及不再以自負的角度繼續催眠自己,而是開始與我的直覺建立了“要不要採信”的疏離的對立關係。

也因此,我以“帶著我的心智四處求醫”的姿態去認識外面的世界,以求我不會再繼續表現得像是盲目相信自己的直覺。我已經與我的心智更加分離。而我並不是頻繁地對我的心智產生定義和批判,我只是一味的信仰一個新的念頭:我的念頭不一定是對的。而去約束我自己,對自已採信自己思想的行為感到懷疑。

其實我的出發點,就是我開始受夠了,不再忍受我此刻的生活,並產生了一個概念,相信在那一刻對自己深信不疑的我,將是導致我自欺欺人活出此刻的狼狽與不堪的原因,我到目前為止一切的苦難,都來自我的剛愎自用,來自我深信不疑的,那來自我最直覺的聲音,那代表著我的人格,我的個性,我的原則的東西。

所以我後來輾轉經過學校哲學課認識了催眠、靈學、前世今生,進而在我如此著迷的深掘,我在網路上再次看見desteni。有一個有趣的點是,我在2015年就接觸過desteni,並且還註冊了論壇的會員,但是基於我拖延不想改變以及恐懼影響我現在生活的心理,我發了自介後就持續用影片麻痺自己,欺騙我自己:我在走在對的道路上。然後我就像無意識的就淡忘、直至今日我完全記不起來我是從何時開始荒廢了研究desteni。總之,我像是遺忘了desteni 的資料及它的存在,我只承載著上面一些比較聳動的訊息:例如愛的真相等,把它轉化成我在生活裡新的偏激思想,然後生活一如以往的水深火熱。所以日後在2016年才會在課堂上把窺探前世今生視為我人生的解藥,盲目的去尋找相關的文章,加深我對於前世今生能救贖我的信念。而在那時我看見desteni,我也再次坐下來再看了幾遍,直到我確認我“覺得我不需要了解前世今生”為止。

而到現在開始參與dip pro的課程,我對於我的心智和念頭有了更多的“看法”,當然我目前還未走入進程,我所聲稱的感受並不全然是“正確的”、“真實的”,所以請別全然採信、吸收,這裡只是分享我此刻的體驗感受。我會誠實的書寫下來。

我此刻的體驗是,我與我的心智更加地在一起,我可以更覺察那些聲音“不是我”,因為“我聽到他們在對我說話”,他們代表的是我過去一直都累積的選擇,他們是過去的我的聲音,就只是我一直都選擇這麼做,所以他們看起來如此肯定以及正確,看似值得採用。然而這裡也有一個新的分離,就是我心智產生害怕的情緒,害怕我與我的心智分離,因為我已經定義了有任何分離都是“不對的”,同時賦予他一個相應的負面後果,所以我就不想要這個後果。但是實際上我害怕與我的心智分離,這個害怕的我,就是把心智當成了另外一個個體,否則我怎麼會相信並認為我會與他分開呢。

當我不信任我的心智冒出來的聲音,那些念頭,那些曾是我過去的無數次相同的選擇,這些代表我一生都在容許的,接受我並成為的,就是如今我所是的為人。而當我不信任、不相信、不接受這一些念頭,不接受這一些選擇、不接受他們是我,那我等如不接受、不面對、不承認、不原諒、不寬恕我過往所對自己做的選擇,不願面對如今我所是的模樣,因為我情緒上看見並認為我有“很多”問題,並且企圖欺騙自己我跟這些念頭早已經一刀兩斷,不再容許,不再有關聯。

如何與自己的心智共存?這是個我在剛才一瞬間自己給自己一個很有趣的問題。但我發現我現在的回答是免強的,硬要回答那我將是開始在杜撰的。我不願意欺騙我自己然後活在欺騙之中,所以未來我會在這個部分開始生活與學習。

現在我主要在進行的是從我的腦中走出來,回到當下,感知此刻自己的物質身體。光是把自己拉出思想與念頭中,就是一個時常會中斷與放棄的過程,需要不斷的承諾自己改進以及持續的練習。

書寫自我寬恕則是一個輔助但也是行走進程主要的支援工具。在這其中會經歷抗拒,不想寫的強烈感受,開始感到不舒服,不能安分,但是當持續深呼吸間確實把它寫出來,我已經開始體驗了一些有趣的體驗:能量的釋放--哭泣。這在我朗讀一些desteni相關的文章時也會有同樣的“哭泣”,在與我的buddy討論後,說明這是我透過說出來,把我在相同的點上所累積的壓抑與能量透過哭泣所釋放,而在我哭泣的當下與之後,我都是輕鬆而且感到驚異的,哈哈。所以我又陷入害怕,害怕我在哭泣中感到驚訝,看見這把我帶到一個興奮的情緒,讓我產生:“哇!這是怎樣?好特別!好特別!”而讓我擔憂我又走入了心智的模式。實際上我都是有的,無論是興奮或是我發現我興奮而開始感到懷疑和不安,其實他們都是我的心智反應。

所以以上的內容包含我此刻行走的狀態,和我目前所發展的體驗。最近我發現我的生活變得“十分平淡”,我的生活圈、交際圈變得非常單一,每天能接觸的人幾乎就是那幾個,而我已經大致能夠在與這些人相處中發展出一個新的平衡,因此生活過得十分“平穩”,但是我發現我的暗聊開始出現正向的贊同以及開始定義我自己是“屬於一個溫和待人、誠實以待沒有畏懼他人”的角色,我開始安插/安於把自己認同在這樣的一個角色,也就是說,我在形成這個角色的概念,並且開始寄託我的期待--可以依照這樣的方式活著。

而我已經覺察到我的生活已經:處於不變、沒有“改變”、沒有實際的目標,我開始感到“無聊”、“不安”,感覺“受限”。當我知曉我已經突破了之前的障礙,我便看見我告訴自己:我已經走過了,我不會再出現這個問題,所以我“一定可以的”,如果對方開始“挑戰我的情緒”,我一定可以處理的。而這帶給我受限的感覺,原因是:我不再要求自己改變。所以即使我真的做不到平和處理,我還是沒有要自己痛下改變。我執迷的執著在此。

即刻起繼續書寫,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