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Day0-153 被反問

這幾天頗享受在獨處裡,不過剛才突然意識到已經月中,想到要跟朋友提醒搬家事宜,就在廁所浴室模擬和自導自演起來。意識到我不僅想要逃避/迴避與對方的交集,而且一想到對方的回應,我就整個異常難受。
我想像我問他:來到月中了,現在搬家的狀況如何?
然後他會回應:還沒啊,怎麼了?
然後我很快速的接駁到一個念頭和反應說:你幹嘛/怎麼每次都要反問我?
接著很快我馬上聯想到我的語氣和腦中哪一種圖片(例如聯想到看過的某連續劇裡某個角色的說話方式等)較為接近,並且藉由我給予那些圖片的正反定義域判斷我如果真的這麼回應是好是壞。
所以接著我又調整了幾次,試圖讓自己的回應看起來更為恰當、正當,而刻意去壓抑我的真正的出發點--我想要給對方難堪,又想要站在高處群身而退/幻想自己能夠完全打擊對方、讓對方徹底無法反擊,而沉陷在挫折與脆弱之中。
所以在我裡面的覺察是,我發現不管我怎麼設計/構想,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會被仇視、被討厭、被遠離等不好的後果,而同時我也一直處於擔心/相信我會造成這些後果的情境中,事實上我的出發點仍堅持在這個慾望;慾望能夠直接嗆他老講這種話來讓他難看(反面即是我的恐懼;恐懼我不能全身而退而被他反擊、討厭),所以如果我仍然選擇以這個出發點去做,我最後仍會有這樣的擔憂與對這個預想後果的感受。所以我看見這就是我實化了我所害怕的現象的過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到對方會回應我‘對啊/沒啊,怎麼了?’時,聯想到我定義他的負面形象/嘴臉,而感到不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他的圖像產生負面投射,並企圖透過思想去確認/合理化對方要為這個厭惡/不滿的情緒/觀感負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當對方這麼回應我,是在暗示我提出的問題很無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當我在試圖合理化對對方的指控時,我是從我自己的看法、我的經驗、我的行為去理解/解釋對方這個行為的內心想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當對方問我一些我感到無趣或是有冒犯意味、讓我感到被質疑、挑戰或是被輕看,我就會以輕視對方、挑戰對方、質疑對方的出發點去回應:怎麼了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對方特定的說話方式是在質疑、挑戰、輕看我,而沒有給回我自己去查看、看見這些質疑、挑戰、輕視的情緒的確存在在我相對的行為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透過相信並定義某些不是相對合理的應對、或是預期的共通統一意識規則之行為可以讓人感到錯愕,並相信透過這麼做可以刺激對方最本質的自我懷疑,來達到控制的慾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作為我的自私自利想要控制/凌駕於別人之上,欺凌別人,戰勝別人,而沒有給回我自己去停止這個來自心智能量的慾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需要控制,而沒有看見這個需要的信念來自於我的記憶,而我繼續作為記憶去活,活出我相信我基於記憶中的情緒去認為我需要從被剝奪轉向變成擁有者,支配者,控制者,而藉此能讓我感覺得到內心的平衡、平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這一刻選擇繼續作為記憶相信、接受我要為這些情緒爭取,即我作為這些情緒,要找到一個控制的點讓我處在高的能量讓我能夠為自己的尊嚴、價值證明自己,而沒有看見我只要在這一刻放下,回到物質的當下,這些將不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願意放手,即是我仍然相信那些記憶中的情緒構成我、作為我,等於我,相信我的尊嚴是活在我所相信的所謂統一意識之中,而沒有去誠實看見,我活在當下,即可以改變,我即可以在當下作為一個全新的我。實際上基於回想、反覆在回憶中確認自己的處境、位置而相信、確認、判斷自己是誰,要怎麼做人,等等,都是拖延與不願意真正改變而為自己找的拖延與藉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面對與對方的溝通,而沒有看見,我害怕的是我產生的那些逼真的想像/信念/猜想/相信,即是我自己對自己的投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對對方來說是強勢的、霸道的、不講理的、不溫柔的、自我的,而感到退縮,害怕,害怕我會再次被當面這樣看待或暗示,並藉由我對這些回應的解讀來認定我還沒改變、我都沒改善、我一直造成別人困擾等自我批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藉由批評自己讓自己走向逃避、抗拒觸碰、面對、回到舒適圈、自欺欺人而不用再次遭遇這個“打擊”,而讓我拖延、不負起責任去真正改變這個問題、去改善、完善我自己。

我承諾我自己,在月中當天詢問對方搬家進度如何。面對我心中的抗拒與害怕,在我詢問之後,立即進入自我書寫。

我承諾我自己,勇敢去面對對方的回應,充分的讓自己準備在“知道自己害怕對方說出怎麼了”的自我了解中,並說出這個我正在恐懼發生、想要逃避、對抗的點,說出:對啊,我就在怕他會說怎麼了。因為我相信我會被傷害到啊。 並給自己一個擁抱。透過物質性的大叫:我不會被傷害!我不會被傷害!🙀 ✌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走入情緒中想要挑釁對方與之一較高下時,我呼吸,我停止。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面對別人的指控時,我給回我自己,學習物質性的聆聽對方話語中與實際相連結的地方,並充分在我裡面跟自己說話,保持與我的身體同在這裡,保持覺察與自我信賴,自我清醒,然後遇到我走入nasty的地方時我呼吸並走出來。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從對方口中確實得知一些我尚未解構自己但自己已經能夠覺察到的部分,我進行書寫,並在呼吸中釋放我對自己的批評等情緒。
謝謝。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Day 0-152 背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與室友之間的公平問題感到焦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經由力量的強弱相信自己受到威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金錢可以用來當成我摧毀關係的武器,而沒有看見我正在透過放棄自我主導而讓金錢成為我的力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欺騙我自己對方因為不受我的青睞,所以我可以任意的改變我的態度,並自認為他將失去來自於我的好處,即是我已經接受我的價值是作為一個給予的角色,而我已經接受這個給予的角色是我的籌碼,我相信那可以證明我的價值,也可以以這一點來逞罰我相信已經背叛我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被他們背叛,而沒有看見我實際上創造的就是一個有條件的關係,而在這段關係中,我已經隨時容許著背叛,而那個背叛就是我隨時都在心裡背叛這段關係裡的每一個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為他們付出,而沒有得到同等的回報或是考量,進而否定我的價值和我所參與的這段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正面面對我其實對自己並未誠實,我沒有尊重我自己,而是透過相信我需要什麼才能讓我獲得認同進而開始扮演角色,而在那樣的扮演裡,我壓抑我自己的反應,我自己的問題,我壓抑任何我相信會影響我的表現的行為,去為了扮演我的角色,同時我也恐懼展現我自認為壓抑著的不好的一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對方否定,因而壓抑我認為不好的一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對方一定會思考我的問題,進而做出疏遠我等逞處我的行為。而沒有看見我在這裡有憤怒的情緒在裡面,是指責這個行為,指責別人可以讓我恐懼、受到強迫與支配。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看見我所指責別人可以任意的讓我感到恐懼,感到受到制裁、否定與支配,是我自己不願意去面對、站立並承擔我自己對自己的看法,我自己恐懼並同時需要別人給予我認同,害怕自己犯錯,害怕我不適合這個系統,害怕我毫無價值,害怕我沒有能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時時被關注著、比較著、恥笑著、同情著、八卦著、議論著,而沒有給回我自己去看見我自己容許這些事情發生作為我的現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一個人,我被人放棄,相信我是因為做錯事所以被孤立,相信這個後果是為了否定我自己所做的決定以及我的價值,而沒有去看見我恐懼面對解決問題,而且相信我必須解決問題以讓我不會孤單,可以有人陪伴。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要趕快解決與別人的衝突,以讓我回到被接納、讓我感到安全的狀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擔心我沒有朋友,會失去許多好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被朋友所背叛,因為他沒有透過相應的付出來表明他有看見我的給予。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渴望我能夠藉由我的給予/犧牲獲得報酬。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渴望我能從對方身上看見我值得被付出,而沒有看見事實上我並不信任我自己,我並不相信、信賴我自己的表達,而且我並不珍惜/尊重我自己,所以我選擇試圖扮演一個我認為可以獲得好處的人格角色,讓我去感覺我這個個體是被喜愛/接納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沒有在那一刻感覺自己受到拋棄/挑釁/侮辱時停止,並看見在那一刻作為感覺被侮辱的自己,即是在那一刻相信我就是這樣低的人,我相信我在那一刻毫無價值,是我作為我的選擇去選擇做為心智,選擇透過評價來確認我的價值,而不願意去靠近自己,支持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與我自己分離,並且透過評價來看待我自己,指責我自己,與我所投射出去的那些我視為別人的所有自己對立,同時不斷索求正向的、對於自己存在價值的准許,因此我明白只要我存在一刻不支持我自己,我就永遠無法真正感到自信,我無法真正活出我的價值與我的自由。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感覺我不被重視、或者我感覺我被利用,我被背叛時,我呼吸,我停止,我給回我自己,去讓我自己回到前一刻我的出發點是什麼。首先明白我這些感受的出現,必然是來自我自己,再者明白我會產生許多藉口去企圖分心我在這一點上:比如企圖推敲對方的動機、目的、理由,以及是否的確就是我的預想。因此當下一次我有這個狀況出現,我以這個了解做停止。

我承諾我自己,了解我在前一刻的出發點是什麼,並且將它說出來給我自己聽見,並說出/標記我仍然在使用/存在的更深層的出發點,包含我預期要得到什麼-->我認為我缺少/需要什麼-->我沒有給回我自己什麼。

我承諾我自己,在我了解我仍陷入的心智陷阱之後,停止,並且停止繼續這樣的行為:停止繼續慣性地做出我之前定義為體貼、正向的舉動,停止繼續慣性地做出我所定義的屁話/垃圾話而刺激我內在的自我壓抑/貶抑等。停止做出我慣性並會觸發我暗聊的關懷行為、禮貌行為、積極向上行為,回到呼吸看向現實畫面。

我承諾我自己,持續練習呼吸,並且在我獨自一人時與我自己對話,充分與自己相處,練習自我信任、欣賞,自我看見,自我表達。

謝謝。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Day 0-151 我的憤怒

我對我的新室友,也是我的高中朋友產生很多反應,現在在寫下事發經過的過程感到抗拒。
我先在此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放上作業的內容,而在這一刻我可以不用去面對書寫與室友衝突過程的抗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再寫一次與室友產生衝突的對話過程是很痛苦的,而這個痛苦決大部分來自感到無聊、麻煩、艱難,而沒有去看我實際上正在想要逃避面對我與室友的衝突,因為那個體驗被我定義為傷腦筋的、很糟糕很棘手的,而這樣定義這件事情給了我自己藉口與理由去拖延解決這個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企圖欺騙我自己,假裝這個念頭快速通過可以忽略,並在這忽略中一同忽略我正在悄悄進行拖延。

好,現在我承諾我自己,去面對這個抗拒,我在此主導我自己,在我的呼吸支持下寫下我與他衝突的經過。

他:你電鍋那樣放是故意的嗎?他下面卡住了。
我:我沒有故意。放的時候卡住了。
他:喔喔,我想說下面卡的很緊,我弄不開,以為你是故意的。
我:恩。打不開我回去再弄好。
他:嗯嗯。

另外說明所有我會起反應的理由/藉口/分心的理由:我們之前在賴上打字吵得非常“激烈”,而那時他不僅再次說我剛愎自用,也指責和篤定的指控我吵他睡覺是我故意的,加上我也已經定義,和對他產生情緒反應,認為他說話很衝,表達能力很差又自以為是,所以任何他表達不明的舉動都會讓我起反應,使我開始不悅。

因此這裡我想要為我自己解構與寬恕兩個部分,一個就是我的痛點:我被說剛愎自用對我的意義;另一個是我對他的成見,我已經接受和定義他是我認為的表達能力很差又自以為是,而容許我對他產生反應,這一部分會以上面的對話內容進行解構。

第一部分:“我被說剛愎自用”對我的意義
在這裡我即遇到很大的抗拒。深呼吸。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認為剛愎自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接受對方指控我剛愎自用,即我相信他們是錯的,我才是對的,因為如果我去接觸他們的指控,我便會看見我不夠好的地方,那我將不會再認為我是對的,而我將會感到我整個人都是被否定的,我會是被放棄,沒人要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只要有人反對我,不認同我,而一旦我也接受那個人對我的指控,我將會完全地失去支持、價值,我將會失去我的尊嚴,我的存在的價值,我的威嚴,我將會如幽靈一般成為空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成為幽靈,害怕自己不在這個系統存在,因為我相信並接受我自己的價值在於別人是否認同我,我接受我自己成為一個人基於我要靠別人的認同我才能確定我所做的是好的,我才是好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再次被說剛愎自用而感到憤怒,並認為對方只是故意這樣說要刺激我,要打敗我。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到我在這裡仍產生反應,並明白我仍然存在對自己不信任並尚未解決問題,因此我對別人仍可以毫不猶豫地指責我一樣的問題而感到痛苦。我參與了對自己的批判,在那一刻為自己沒有“儘早”改變以致此刻被人加以攻擊、諷刺而感到抑鬱與憤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輸給別人,害怕我代表失敗,害怕我註定會被人如此諷刺挖苦與冷嘲熱諷一番唾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會失敗,接受我最後會失敗,並主導我去走向我所定義的失敗,也就是我長期選擇裹足不前的狀態,並與我的幻想極性兩面前進產生巨大的衝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渴望並認為我應該要盡我所能去改變成為一個狂暴的施虐者,利用我的權力與力量去蹂躪、糟蹋那些質疑我與在爭執中打擊我並得意洋洋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對方認同並相信我是他口中所貶低的樣子,我抗拒我被對方矮化,我抗拒我作為一個失敗者讓對方成為成功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恐懼並相信自己是較差的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已經是我被別人所認為的那樣,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不願意為自己站立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之前我已經看見我剛愎自用的點,已經覺察並負面定義我自己剛愎自用、在逃避並跳過這個覺察時我產生自我批評,認定我是一個不勇敢面對的人,而沒有看見我在自我批評的時候,我正在創造多維度的自我投射,自我分裂內在負起責任的角色,而我可以不用負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承認我有剛愎自用的自我定義,即是我看見我的人格會傾向於做一些武斷的結論,擁有一些說一不二的觀念和思維模式,因此我一直看見我這些行為對週遭人的影響是什麼,這些行為如何影響他們對我的看法,而我也其實接受並明白我正在被如何看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人那樣看待代表我整個人不完美,不正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是不完美、不正確的,害怕我的存在是個麻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接受並作為這樣的人格模式,而給自己藉口去以這個人格角色存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給自己藉口而不去活出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失去,害怕眼前的一片空白,我害怕沒有指引,我害怕我的心智消失,我相信我存活因為我的心智存活。

我明白我憤怒是因為對方直接指出我剛愎自用,而我已經在過程中接受和定義我是一個剛愎自用的人,而且也定義被別人說剛愎自用是可怕的,是對我存在的指控,並相信那是在否定我的人格意見,否定我參與過的決定,而沒有看見我容許“我被否定”這個概念存在,即是我接受並容許別人甚至我自己能夠以自由意志否定我或認同我,我也接受並認同這是不穩定的狀態,我接受並容許我一而再地為了自己的名聲奮鬥,甚至與別人競爭。

我明白當別人指出我剛愎自用,我立即接駁到的是我感到恐懼,我害怕被別人認定我是怎樣的人,那我將是這樣的人,我害怕被動的接受我的人生、我的定位,我相信我就是剛愎自用的,並且相信我無法改變,因為這就是我了吧,相信經由別人肯定的定義我、評判我,而去判斷他的言語來自更強大的力量,足以為我的人生負起責任,而我明白我在這一刻沒有為自己站立,因此我還是我相信的那樣是負面的,是一樣糟的。

我明白我此刻容許這些自我否定去指導我去活在衝突中,基於恐懼而為我自己反抗,維護這接受並作為剛愎自用標籤的我,彷彿我在保護的不是標籤,而是已經成為標籤的我。

我承諾我自己,在我的自尊與人格模式出現想要主導我的時候,我深呼吸並停止。
我承諾我自己,練習與其他人溝通、說話,表達我的想法,並且在溝通過程中我的自尊與人格模式出現想要主導我的時候我深呼吸並停止,我深呼吸並停止,練習跟人說明我需要一點時間處理一下自己,然後我做深呼吸與說出我的暗聊以物質地抓取我參與過的能量,我釋放這些能量讓我回到穩定。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回到穩定時,重新把我帶回事件當中,查看我的反應,並在我自我明白、自我信任的狀態去為這個事情做最好的考量,並練習清楚的表達我所看到的點。

第二部分:我對對方的成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室友很軟弱、卻又剛愎自用,相信他一定是要緊抓著自我的意識才不至於完全失去自己、失去活著的理由,而沒看見在這裡我的信念來自我想要這麼相信,我想要這麼解讀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他剛愎自用的樣子很討厭,那個使我起反應的點是我相信他在藉由放任自己產生各種偏頗的信念而讓他可以有所依據的活著,而不用去真正接觸到自己的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他只是想要得過且過,要別人認同自己存在的價值,而不想去碰觸、真正改變自己,害怕自己,厭惡自己,企圖想要裝飾自己,用希望與自我欺騙來掩飾自己的問題,想要從別人身上得到認可,進而確認自己的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厭惡他想要企圖美化自己,幹自己,並對那樣的行為感到噁心。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厭惡他看不清楚自己的世界,而相信他是自私的,他是不可信任的,他不懂的愛人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他會害到我,相信他的自私與欺騙會傷害到我。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把我的價值分離到他對我的反應上,並相信我的價值會減少,因為我認定他所謂的友情是虛假的、他不真的懂的如何欣賞我、信賴我、接受我、依賴我、受我控制。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相信我的價值會被對方貶低而感到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會沒有價值,因為我相信只要別人不需要我,我就沒有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控制別人,想要被需要與被讚美、認可的正向體驗,而沒看見我正是藉由這些正向的評價去建構我的人格,因為我已經接受我人格的存在,所以我必然渴望更多的正向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給回我自己看見我渴望掌控別人,去得到我存在的價值--去肯定我的每一個基於人格所驅使的行為,去鼓勵、認同我作為人格而活的身份。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被放棄,害怕我作為一個人格身份被否定,害怕失去人格身份,我害怕作為自由、為自己行為負責的自己,我害怕真正擁抱自己,做自己的主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不夠好,我做不到,我沒辦法做我自己的主人,我害怕為我自己的人生負責,我害怕承擔我行為的所有後果,我害怕失去控制而無法預知我要面臨的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承擔後果,而相信只要我有心智可以躲藏,我就可以不用、我可以自我欺騙而不用去想起、看見、面對我所造成的現實。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誠實面對對方作為我的鏡子,我從他的表情,表達中看見我如何作為一個人仍然容許我以何種嘴臉去自我欺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存在自尊並且以我的正向經驗在持續供養、依賴並容許他作為我存活的安全感,並且為了我的信念和相信我存在著作為我的生活意義的立場而辯護,並且沒有為自己站立去勇敢地停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相信別人會真正欣賞我,相信他們都是為了自己的自我利益而對我產生正向感受,而批判他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評別人自私自利,而沒看見我正是如此負面定義我自己的,因為我給自己理由不去信任我自己,不去改變,不去欣賞我自己,因此即使我知道我要怎麼做,但是我仍然沒有改變,而明白我正在提醒我自己我並未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各種心智過程容許我去拖延、自我欺騙,並且確實地容許我以自我美化去麻痺、迷佔我自己,對自己進行自慰,而這個情緒就在我自慰之後出現,如同物質上的自慰後的情緒,那是我仍然沒有改變,我仍然仰賴虛幻的能量不穩定的活在這一刻。

我承諾我自己去確實的在每一刻縱容自己拖延、逃避的念頭中站起來,並以我自己的力量主導我自己停止,面對並處理每一個如地鼠出洞的念頭陷阱。

我承諾我自己在面對對別人的批判時以自我覺察與自我明白給回我自己,告訴我自己這都是我沒有改變的地方,並停止批判,以我的自我主導拒絕將這些問題再次拖延。
謝謝。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Day 0-150 我對室友的背聊

我和室友獨處時,他的所有呼吸的起伏和他的動態中都可以引發我的暗聊。而我看見一直以來我都覺察著我的所有念頭,包括我也看見如果他現在開口了,比如說:你幹嘛、怎樣,或是向我反應我現在與他的疏離(沈默),我會是口是心非的偽裝自己:超脫這一切、我是平靜地看著你不做批判、這是你的人生,我沈默只是我不知道要跟你說什麼等等。而我覺察到其實我知道我在偽裝,我一直不停的在評斷他。

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恐懼被對方發現我故意對他冷漠或對他不滿。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恐懼面對我正在故意的事實,抗拒誠實的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看見我並沒有改變,仍然存在一樣的批判。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恐懼看見我如何批判所造成的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恐懼與人正面衝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我與別人起衝突之中定義那樣的經驗是恥辱的,是輸了的,是被當作低下的,是暴露出弱點的,是會被人排擠的,是會被壓迫到系統底層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活在系統底層,害怕無法生存,害怕沒有尊嚴,害怕被人輕視,害怕被人欺負,害怕被人放棄,害怕被人丟棄。我害怕吃去別人的支持。我害怕沒有人支持我,我害怕只有一個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勇敢,害怕獨自與自己行走,我害怕作為一個獨立自信的人,因為我相信那樣的人在別人眼中是沒有價值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由別人來認同我,這樣我就永遠不需要獨自面對我自己,我就不用處理對於孤獨的恐懼,我不用改變我自己學習與自己獨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別人對我的行為和想法能夠傷害到我,能夠讓我無法存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一旦被視作不必被尊重的,我就會被限制住,我會無法表達我的看法,我會面臨別人的輕蔑和忽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只要我被人忽視,我就會沒辦法出頭,沒辦法主導,沒辦法控制,沒辦法發揮,沒辦法有成就,沒辦法活出我的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那些行為和念頭是確實的,相信他們是事實,相信他們足以證明我沒有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這些判斷、評價、限制都是我給予的,都是我的決定,都是我在那一刻相信並容許:我要贏,我要對抗這些惡意,我要反擊,我要贏。我反擊因為我相信我被傷害了,我相信唯有透過展現我的力量,我才會被尊重。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沒有尊重我自己,而是時時恐懼自己不被別人所尊重。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不會真正被限制住,我可以在一瞬間放下情緒和背聊,以及所有藉由心智所定義的一切,回到現實。

慾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渴望變得友善、穩定,開放的面對室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樣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解決我的卡困點。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到這裡我一直在“想”,而沒有實行,我變成壓抑、欺騙我自己我可以的--只要我沒有表露出情緒,只要我沒有說出這些暗聊,我就可以忽略這些反應,然後以外在的樣子去欺騙我已經改變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只要我變得友善、穩定,我就會讓室友產生距離感,讓他變得覺得不認識我,那麼我就不會被室友傷害。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只要我變得友善,穩定,開放,我就可以把室友當成普通、比我低下的人,那麼不管他做什麼,都是合理的,而我都可以不在意,處於一個超然的狀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室友的每一個行為都在挑釁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室友在嘲笑我生活樂趣不如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室友在與我比較,因為我相信他覺得我們的感情已經變了,好像在冷戰,而他要展現他過得比我好。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室友一定是因為亟需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因此才會四處尋找關係排解寂寞,而不能忍受、也不能處理我與他之間的矛盾。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室友沒有能力修復關係,只會尋找別人的憐憫或認同,而認為他是比較低等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只要我變得友善、穩定,開放,那麼室友就會知道我根本不把她放在眼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友善與穩定讓我更加高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友善與穩定讓我更加高等,而我的生活將會一路順遂。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渴望體驗正向能量,然後得到力量去看低別人,羞辱別人,從中認為自己都是對的,而不需要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也抗拒、恐懼處理我對他的反感,我看見我恐懼面對、處理、改變我所投射出去的指控,我恐懼被反擊,我恐懼被否定、被反過來指控,我恐懼那些經驗裡的恥辱感,我恐懼損害到我的自尊,我恐懼失去一切。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到我的那些指控,其實都是來自我自己,我恐懼不被人重視,因此我認為對方在挑釁我故意讓我感受到惡意,我恐懼沒有能力修復關係,因為我認為我沒有能力,而這讓我感覺我是不夠好的、沒有准備好的、有缺失的、會出問題的,而一直不敢解決、提起、主動改變我和他的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拒絕,相信別人若拒絕我,就是否定我的價值/在別人心中的地位,否定我此刻所有行為,我所有在此之前的行為都是較差的、都是不夠好的。

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被對方無視、被無關緊要的消極處理,而對他感到不滿。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無關緊要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在我心中是渺小的,只是物品而已,而且不能忍受他們的離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我的自我定義和問題投射到我世界裡的人,而抗拒給回我自己而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沒資格對我冷漠、沒資格讓我感覺不好,而沒有看見在這裡顯現的是,我在對我自己的念頭起反應,像是對著鏡子一樣,我對鏡子裡看著我的我發脾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看見我在相信別人就是在對我冷漠、就是認為我無關緊要時,我正在活出“遠離這個人、淡離此人視線”的行為,也就是我最能肯定的是,我正在基於期待落空的憤怒下,把這個人視為一文不值而將她像是利益物品一般的放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期待別人要主動來解決問題,而不是我來處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由我來處理表示對方很消極,而沒有看到在這裡我期待別人先來處理,而我其實樂於處於消極的位置,因此我唯一可以知道消極的人是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判對方並相信他一定就是如此,而沒有去看唯一篤定的就是我正參與在這個念頭,我正在如我所肯定的一般參與著、與這個人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個人行為舉止都充滿了自卑,讓我產生不耐煩和憤怒,認為他所有行為都很辣眼睛,都很不堪,很怪異,一定是處於什麼心理狀態等等,而沒有去看,我批評他不為自己站立,並且感到厭惡與不齒,是我從他的形象中去看到我自己的人生,我看見我對這樣的經驗仍然感到恐懼、帶有情緒,我看見我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這個自卑,與失去力量的恐懼一直存在在我裡面。從我在她身上投射了“不為自己改變的一團混沌”部分開始起反應,我看見了我在這裡還未有效的全面為自己站立。我在不為自己站立的過程中遭遇當下產生的恐懼,和我不為自己站立的衝突,累積成自我怨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看見我投射在這個人身上的所有看不慣,實際上是我看見不願意負起全責改變的自己,時常屈服於心智慾望的自己,時常在恐懼的主導下放棄自我主導而懊惱的自己,遲遲未突破恐懼的自己。

我此刻明白唯有從改變自己開始,我的世界才會改變,我才能停止批判,停止抑鬱,停止這一切的狗屎念頭。
我明白唯有站起來去突破我的虛無恐懼,我才能解決我的恐懼,我明白我只有面對和獨立負起責任,才能夠解決問題。


我承諾我自己先處理我自己,推動我自己去創造更多參與的行為,在面對對方的遲疑和猶豫時,我保持我自己在呼吸中,專注在物質現實,一步一步地按照現實的最大成效做計畫。
我承諾我自己先處理我自己,與室友保持現在的狀態,慢慢來。目前最重要的是訓練我自己時時在覺察我的情緒和背聊時,停止,然後釋放,回到物質現實。

我承諾我自己對室友產生反應時,記下我當下的情緒和我在那一刻的覺察,查看這一刻我再次參與了什麼自我貶抑的部分,明白我在哪裡還未改變,紀錄之。
謝謝。

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Day 0-149 我生氣因為我不尊重我自己

這裡有兩個點:
1.我認為對方不尊重我而生氣。對方沒有做出讓我感到被尊重的事,所以我感覺我不被尊重。
2.我看到對方在做我不喜歡的事,而感到生氣,不喜歡。

第一點: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沒有意識到我的需要,就是沒有把我看得很重要,而藉此連結到我的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首先是我自己基於恐懼關係的破裂因而選擇壓抑我自己,在這裡我即已經不尊重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在等待別人給予我尊重,因此在這裡,我放棄自重的責任,而不站起來面對我的恐懼--說出我的需要、與別人正面溝通--改變現狀。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我自己裡面的衝突歸咎到別人身上,而因此認為這是別人要負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斥責和懲處對方,讓對方為我的不自重負起責任。

第二點: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怎麼可以如此自以為是的做不對的事,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自以為是卻做不對的事,是無可接受的,因此我必須反對他、譴責他、糾正他、遠離他。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在這裡我所起反應的,是我害怕那些我所投射的我,我想要遠離對方,即是我想要遠離那些我所厭惡的自我的一部分,我恐懼再次成為那部分的我,我選擇抗拒、遠離、產生憤怒--都是我尚未為自己改變的點。

我明白我所憤怒的,是我未能夠真正改變,我對這恐懼產生憤怒,我抗拒因為恐懼而生的後果,因此我在這裡生氣的實際上都是我自己的未為自己站立。

我明白我恐懼與別人的關係破裂,是因為我相信我需要與他人的關係以證明我的價值,也等待這段關係給予我價值、被接納的感受,而事實上在那一刻,我便沒有接納我自己,我自己不打算接納我自己--就算自認為只是在那一刻等待別人認可而已等等的藉口--我實際上都是在逃避自己的責任。

我明白目前我所持有的是知識,但是我還未真正活,真正進行改變,因此我承諾我自己,實際去創造我與朋友的新關係,實際說出我的需要,而不是順著恐懼壓抑我自己。

我承諾我自己,去面對我的室友,以及我身邊所有的朋友,並同時更多參與各種活動,與我自己獨立前行,利用各種窗口充實我的世界,並每週有一個進度去推展我達到我前往德國的目標。